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初中性事】作者:不详
【初中性事】作者:不详
               初中性事
 

 字数:26466字
下载次数: 30



 


                (一)
 
  夜凉如水,我点上一只烟,静静的半躺在床上,心里思考着一个问题,为什 么我的女朋友会甩了我而去跟一个无工作,无文化,无相貌的三无人员。 
  许久以后我得出了结论,一定是他在床上比我强,不过没办法,我这个人对 那些比较幼齿的女孩子实在是没什么兴趣,在床上往往也只是敷衍了事,这也难 怪,唉!!虽然有些遗憾,但是只要我想起当初的那段经历,我又觉得今生也算 是值了。
 
  那还是初中时候的事吧。虽然我现在的样子有点挫,满脸落腮胡,脸上有些 坑坑洼洼,实在可以说貌不惊人,但当初我还真可以算风华正茂,小升初的全校 第一让我在年级里颇有名气,再加上我也有些开始成熟了,平时喜欢故意在女生 堆里钻来钻去(刚升初中的时候女生普遍比男生高半个头),说些小笑话,所以 我还是挺讨女孩子喜欢的,总是和我有说有笑的,不过也仅限与此了,再多的我 那时也不太懂。
 
  那时我们班上有个家伙,他比我们一般的同学大些,外号叫奶帽,平时总是 喜欢说一些有关男人女人什么的东西,不过只有一些年龄和他差不多大的同学能 理解,然后一起发出狂笑,我们一般的同学是不懂的。
 
  有天上课时,我发现奶帽和一些同学老是把书递来递去,然后是一股味道, 好像是在划火柴,真是挺好奇的。
 
  我就在一边一直暗暗留心,终于那本书传到我前排的家伙手里了,我就发现 他先是谨慎的看了讲台上的老师一眼,而我们的历史老师老朱正闭着眼睛大喷他 的口水,然后他就低下头去了。
 
  我在后面赶快也把头偏起来,看看他在做什么。「呲」的一声,是他划着了 火柴,然后他拿了一张纸片,我仔细看了看,是张扑克。紧接着他把扑克放在火 上烤了烤,然后就盯着扑克猛看。操,这是什么东西,这么吸引人?
 
  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就见他好像是被咬了一口,两个手猛地望抽屉里一 伸,再把头抬起来,没看到老师在他身边,长出一口气,再想到是我拍他,拿起 书遮脸,用手挡着嘴巴半转过头问我:
 
  「干什么,吓死我了!」
 
  「你在看什么?」我就是单刀直入的。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鬼才相信他呢,「我都看见了,一张扑克牌,拿来给我看看。」
 
  正说着,老朱发现了我们的异样,「方明,你说说耶律阿保机采取了哪几项 措施?」
 
  成绩好就是有这个好处,上课违反纪律,老师一般会留点面子,不会直接点 到你,而我们秃驴(方明的外号)就惨了,谁让他成绩差。
 
  「嗯,嗯,好像是3个方面吧,」边上一片哄堂大笑,老朱瞪着眼睛, 
  「说了多少次了,上课不许说话!你给我站到后面去!」
 
  「我又没有讲话。」尽管嘴里嘟嘟囔囔的,秃驴还是老老实实的站到后面去 了,老朱又开始摇头晃脑和我们讲起现在骨头渣滓都不剩的前辈来了,我心里的 疑问也只好暂时放在心里。
 
  下课了,老朱刚说完「同学们再见」,我赶快一个健步跑到秃驴桌子边上手 往里面猛找,而秃驴在后面看见了赶忙叫着「不要!」往前冲,但是已经来不及 了,我找到了那张扑克,我一看,原来就是那种美女扑克,一个穿着三点式的女 的在上面骚首弄姿的,也没什么。
 
  秃驴看已经被我发现了,边上还有几个女生在惊奇的看着他,脸上有点红, 过来挽住我的手,说道:「走,上厕所去。」一边小声说道:「走,路上我和你 说。」
 
  「什么事呀,那么神秘?」
 
  「走撒。」秃驴这种语气简直有点像撒娇了。
 
  到了路上,秃驴嘴贴着我的耳朵,小声说道:「这个牌用火一烤,那个女的 身上的衣服就没有了。」
 
  「什么,真的假的、」我有些不相信。
 
  「骗你干什么?不信你试试!」
 
  「那好,火柴呢?」
 
  「还在抽屉里,你等等,我去拿。」秃驴大概是要我相信,跑得跟狗一样快 的去拿火柴。
 
  等秃驴拿来火柴,我们来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我点着了火柴放在扑克下面 烧了烧,果然,那女的身上的衣服没有了,就剩一对大奶子在上面,明晃晃的。 
  「还是真的呀。」我不由惊奇的说道。
 
  「那当然,我还会骗你。」秃驴得意的说到,脸上泛着红光,更是显得那满 脸青春痘硕大无比。
 
  「秃驴,东西呢?」这时突然传来一阵喊声,一听就是奶帽的声音。
 
  话音未落,奶帽已经过来了,正好看见扑克在我手里,愣了一下,然后就是 用冰冷的眼神盯着秃驴。
 
  秃驴赶快陪着笑脸,解释道:「我没有给他,是小白自己抢过去的。」 
  「怎么,奶帽,有好东西也不给兄弟瞧瞧?」事情是因我而起的,我自然要 帮帮秃驴。
 
  奶帽转过来满脸是笑的对我说:「其实也没有什么的,大家都是兄弟。怎么 样?还要看不?兄弟这里还有几张!」
 
  「好呀,拿来我好好欣赏。」
 
  从这以后,我和奶帽也成了朋友,平时他有什么东西也不会背着我。
 
  说实话,奶帽真是算我们全班男生的性启蒙老师,没多久,他搞来一本书, 是日本老叫西村兽行写的,书名是什么我已经忘记了,总之是写一个女特工的, 里面有一些色情描写,当然比海岸线里的文章差远了,但那时候大家都是是淳朴 的一塌糊涂。
 
  一看到书里面有些什么蜜壶蜜液的描写。虽然还不是很懂,但总算也知道个 大概意思,纷纷都是激动的一塌糊涂,老二瞬时立正,搞得那段时间下课以后, 很多同学都不站起来,因为一站起来裤裆那里就是顶的老高,不好意思。我的第 一次射精也是在那段时期,相信其他同学的情况也应该和我差不多吧。
 
  紧接着就是星期天,班上十几个男生一起去看录像,录相厅也是奶帽来挑, 每到一家,奶帽就走进去把老板放在一边的录像带的封面拿起来翻一翻,然后下 结论,不精彩,一开始我们其他人都不好意思看那种录像带的封面,都在边上翻 什么香港武打片的封面,后来也就无所谓了,也和奶帽一起上去翻,不过还是他 拿主意。
 
  「这个不好看。」也不知道他的根据是什么,想来应该是片名,封面女郎的 样子以及身上衣服的多少吧。
 
  后来终于选定了一家,那家放的片名我现在还记得,是一部3级片,叫《青 春怒潮》片里的情节记不清了,印象深的是房间里沉重的喘息声,还有每个人看 得时候都把大腿竖起来挡住裤裆。
 
  经过奶帽的教导,再加上我们正处于青春期,我自己感觉看起女性的眼光与 以前不同了,以前一般是看脸蛋,脸蛋好的就是好,脸蛋不行就不行,现在起, 不但要注意脸蛋,还要注意身材,也就是胸部了,每次上街,我的眼光都像雷达 
  一样把整条街上看得到的女人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的看上一遍又一遍。 
  到了初2,我的生活终于迎来了崭新的一页。初2新开了政治课,第一节课 时,就看到门外进来一个年轻的女人,声音柔柔的介绍自己:
 
  「我是你们的政治老师,我叫胡水滋,你们以后就叫我胡老师好了,希望我 们能成为朋友。」
 
  这时的我经过了一年的训练,对女人已经有了一定的鉴赏能力,只见胡老师 长长的头发,额头前有一圈刘海,脸上红扑扑的,眼睛水汪汪的,还眨呀眨的, 最好的地方是胸部,高高的,从衬衣的开口还看到一些雪白的胸脯,屁股也是大 大的,和她比起来,班上的那些女生的身体好像是些柴火。我真的是有些喜欢她 了。
 
  不知道别人是如何在喜欢的女性面前表现的,而我的方法就是上课不断的提 问,不断和她狡辩,有些甚至算的上无理取闹了。比方她说人是离不开社会的, 我就举出例子,鲁滨逊就是一个人生活,然后坐下慢慢的欣赏胡老师解释问题。 
  不知为什么,胡老师总是不生气的,也许她已经知道我对她有些意思了吧, 因为我对女人的意思很容易被发现的,我总是喜欢直勾勾的盯着我喜欢的女人, 这个习惯到现在也没有改。
 
  甚至有时候我感觉胡老师讲课的时候故意会停一下,眼睛带着微笑看着我, 好像让我找些问题来问,而我潜意识里也非常陶醉于这种这种在心仪的女孩子面 前表现的感觉,总是很积极的开动脑经,问些问题,渐渐的我感觉我们之间有些 默契了。
 
  而有一天,事情终于发生了。
 

                (二)
 
  原本这一天发生的事也没有什么的,但我现在想起来,其实这一天可以算我 和胡老师关系的一个突破。那天也是她的课,而前一天,我正好刚看了周润发的 《赌神》,坐我边上的女生知道了,就一个劲的缠着我,要我给她讲讲电影。 
  事实上这个女生也是我们班上的班花,胸脯发育的很不错,再加上平时她走 起路来总是昂首挺胸,小胸脯呼之欲出,确实很能吸引男生的眼球,我现在对她 印象最深的一点就是我们男生站在路的两边,她从我们中间挺着胸脯走过,两边 
  的男生不约而同的对这她的一对玉兔行注目礼。
 
  虽然我对胡老师有好感,但那是心里面的,我也认为那就是平时让我作五指 运动时能更刺激一点,不是很现实,不会因为这个而不去和漂亮女孩子交往。而 现在有机会在班花面前显摆,自然是不会放过的。虽然我们这学期才是同桌,我 们说过的话还不是很多,我还在想办法怎么样才能尽快和她拉近距离。
 
  我自然就是口没横飞的对她大谈起来,不是还要加上一点小幽默,逗的她不 时的笑了起来,但是又不敢笑出声,用个手捂住嘴巴,胸部随着她的笑而上下起 伏,那个样子还真是有点诱人。
 
  一时间我真是有点把持不住,伸出手偷偷抓住了她的另一只手,脸上还注意 看着她的表情,一旦她似乎露出过激表情,我就准备赶快放手。
 
  就见她的脸红了起来,飞快的抬头看了老师一眼,说了一句:「不要,老师 看到了。」
 
  然后就是把手抽回去了,当然我也不是抓的很紧。我的眼睛还在盯着她呢, 只见她低着的头偷偷抬起来看了我一眼,发现我正在看着她,又飞快的偏开了, 
  不过嘴角似乎还有一丝羞涩的微笑。
 
  这时的我已经看了好多言情和色情小说了,见她的表情似乎好像有戏,心里 也不由得喜滋滋的。
 
  这时突然胡老师叫我了:「张玉山,你说我刚才说的是什么?」
 
  「这个,这个,」我赶快站起来,「好像是……」
 
  我慢慢拖着,准备接受四面八方传来的救援信号。果然秃驴身子已经在往后 靠,正准备用书挡住嘴。
 
  「你们边上的人不许教,不然就给我站到后面去!」不知怎么回事,胡老师 今天好凶。
 
  秃驴好像被吓住了,身子又慢慢的往前挪,然后就趴在课桌上,像条被打断 脊梁骨的癞皮狗。我再看看四周,边上的同学也都是小心翼翼的样子。
 
  今天算是没戏了,我只有低着个头,「我没听清楚。」
 
  「没听清楚,你上课都在干什么东西,你给我站到后面去。」我抬头看看胡 老师的表情,她好像还很生气,脸通红通红,胸脯还不停的起伏,眼睛里似乎还 有一点晶莹,好像受了很大的委屈。
 
  可惜这时候,我的脑袋里完全没有平时的绮念。没办法,我只有低着头站到 教室的后面去,心里却是奇怪的很,今天这是怎么了?
 
  平时胡老师不是这样的。不就是说两句话吗,班上说话的人多了,为什么只 抓我一个,我成绩好点就要被当成鸡来吓这些猴吗?我想想也挺委屈的。既然站 到后面,眼睛只能往前看,班上唯一面对我的就是胡老师了,不知怎么的,我感 觉她的眼睛好像在故意不看我,但是余光却是在不断的瞟我。这一节课就在我的 不断猜测中度过了。
 
  下课了,胡老师说了句「下课了」就直接走了,我也终于得到了解放。这时 几个同学走上来,有秃驴,奶帽,保罗,二狗,狂笑着问我感觉怎么样。操。真 是一群的王八蛋。不过我平时也不是没有被叫到后面来罚站过,也不是觉得天塌 下来。
 
  紧接着大家都跑到教师外面的走廊上,开始从事起我们最喜欢的一项课间娱 乐活动。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们班上自发形成了一种娱乐活动。我们班上是在 教学楼的最高一层,4楼。
 
  站在走栏上,其他年纪的女生课间要去上厕所或者别的什么事都要从我们楼 下经过,而我们课间就纷纷趴在走廊的栏杆上,不停的叫着那些从我们楼下经过 的女生的名字,范围是全校的稍微漂亮些的女生。
 
  这就是我们班上独创的最受欢迎的课间娱乐活动。而看着别的班上那些男生 
  在一起打打闹闹,我们总会很不屑的往地上吐口痰,骂上句「呆比!」然后 回过头来继续我们的娱乐。这里面最起劲的就是秃驴了,「宋芸,宋芸!!」 
  他一如既往的开心,果然,楼下的女生听到他的叫声,赶快是跑着离开。 
  「哈哈哈!!!」秃驴得意的大笑起来。浑身扭动的像麻花一样,脸上那些 因为青春痘而留下的小坑都一个个的泛着红光,整张黑脸在阳光下好像要滴下油 来。
 
  而我今天心情不是很好,在一边看着他们happy。过了一会儿,不知怎 么回事,奶帽突然大喊起来:「张啸林!张啸林!」
 
  我伸头一看,原来是我们的音乐老师,他的名字和以前上海滩的流氓是一样 的,年纪也不大,而我觉得他的人也有几分像流氓。
 
  「张啸林!」「张啸林!」边上的几个同学表现出来了很强的接受和模仿能 力,也纷纷的大叫起来,然后是一阵子的狂笑,我觉得实在是有点意思,也跟着 他们狂笑起来。
 
  很快的,课间时间就过去了。接着的一节课是我们班主任的课,大家都比较 老实的马上进教室坐好。到了上课的时候,出乎意料进来两个人,除了班主任, 还有一个就是张啸林,我猜到是什么事。心想:老流氓要报仇了,这下有好戏看 了。
 
  果然老流氓一进来就很嚣张的点了奶帽,秃驴他们几个人,「还有你,张玉 山,你们几个给我过来。」
 
  点到我的名字我还有些吃惊,毕竟今天我是老实站在边上,没有参与他们, 但想想人正不怕影斜,找我可能有别的什么事。我就和他们一起去了。张啸林把 我们带到办公室,胡老师正好这节没课,看到我进办公室还愣了一下。
 
  一进办公室,张啸林就开始发威了,「给我一排站好!干什么?我的名字就 那么好听,让你们叫的那么高兴?啊?我让你们高兴!」
 
  我一听这话,心想坏了,怎么把我给扯进来,我可是冤枉的。我赶快声明: 「张老师,我可没有叫呀。」
 
  「什么没有,我还会看错?啊?我叫你们叫!」说完他很凶狠的对着站在第 一位的奶帽挥了一个巴掌,奶帽想用手挡一下,张啸林大叫一声:「还动!不准 动!」
 
  又是重新对着奶帽重重的挥了一巴掌,就听见「啪!」的一声,奶帽被打的 往后踉跄着退了几步,脸上还留下了五个手指印,他捂着个脸站在那里一动不敢 动。
 
  接下来是每个人都挨上了一巴掌,声音清脆可闻,秃驴被打的都哭起来了。 
  轮到我了,张啸林又抡起他的手臂往我脸上呼过来,我自然是不能让他打到 的,因为我根本就没做。
 
  我上前一步,抓住他的胳膊,不让他打。
 
  张啸林又叫起来:「说了不许躲挡,谁让你动的?!」
 
  我叫道:「我又没叫你名字,你凭什么打我。」
 
  「妈的,老子亲眼看到的,还说没有?!」
 
  此时的张啸林已经顾不得什么为人师表了,脏话也骂出来了。
 
  「本来就是没有!不信你问他们我叫没有!」
 
  「操,老子不相信还收拾不了你!你们几个先给我回去,明天再找你们!」 
  奶帽他们几个赶快捂着个脸逃走了,办公室里就剩下张啸林和我,还有胡老 师。
 
  见边上没有学生了,张啸林开始发力起来。我一个小孩子当然吃不消他一个 成年人,他很快就是一拳头打到我的鼻子上,顿时我就感觉眼前一阵发黑,猛地 倒在地上,然后就感觉鼻子里热热的液体流出来,一路往嘴里流。
 
  我知道鼻血被打出来了,我的鼻子本来就是痧鼻,平时稍微碰一下就会流鼻 血,更不要说现在这样挨了一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