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奇迹】(34)作者:剑走偏锋1219
 字数:388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Act34我终于失去了你
 
  齐霁的精神状态最近有所缓解,说话没半个月就春节了,与爸妈的电话频繁 了起来,翻译的法国文艺小说也在编辑的催促下及时交稿,杭航的生意也冷清了 下来,基本上只要空闲就会喊他过去跟梁泽三人一起打牌或者吃饭。
 
  胡蔚离开至今已将近一个月,齐霁用尽了努力也只能把自己的生活还原到初 始位置,想再好一些,那是绝不可能了。
 
  齐霁想念胡蔚,齐霁也知道是他错怪了他,齐霁更试图请胡蔚听他一番辩解, 只可惜,胡蔚不给他这个机会。
 
  面对冷硬的拒绝,齐霁望而却步。
 
  一旦习惯了两人世界,就很难再去接受单身生活。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 一个人遛狗、一个人看电视、一个人对着空房间发呆。如果说这些还能有杭航帮 齐霁分担,那恐怕杭航所不能的就是陪他调情陪他做爱了。虽然这是个低俗的念 头,可是个男人就无可避免。一般男的兴许还能自娱自乐一下,可惜齐霁他不是 一般男的,自慰对他来说枯燥又乏味。
 
  齐霁想念胡蔚,齐霁挂念胡蔚,他不知道他离开这儿又能去哪儿,不知道没 有他的生活他是怎么过的,不知道黑猫小纯是不是还跟在他身边喵喵叫,不知道 ……不知道的太多太多。可,齐霁没勇气去找。电话拒接、短信无情,等真见到 他,自己还不得被臊性的不得了?
 
  齐霁知道胡蔚在生气,并能推测出他不大可能消气。没有任何人在胡蔚积极 向上的路上形成阻碍。唯独,他——齐霁。
 
  也跟杭航几次三番的说过现状,杭航对此的建议是——你先改过自新吧你。 
  齐霁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改过自新,也不知道胡蔚还想不想看见他改过自新。 于是,他写信。用纸,用笔。写好就装进一个信封,封口,贴上邮票,却不写收 信人地址也不写寄信人地址更加不会扔进邮筒。他把这些没有地址的信扔进抽屉, 每写一封就扔进去一封,似乎那抽屉就是胡蔚的心,等抽屉满了,他就能将他的 心填满。而实际上,齐霁知道那不是胡蔚的心,也知道无论他写完多少页稿纸他 都不会知晓半分,可这个过程齐霁受用。他从不知道,自己是这样一个人。当他 把自己的内心世界写下来,才恍然发现,ohmygod,你是个让人如此不可 理喻的家伙。你自私、你乏味、你占有欲强、你暴力、你自卑、你自大、你…… 你无可救药。
 
  写信,是齐霁自己对自己的一种折磨,这折磨比任何折磨来的都要稳准狠, 这折磨就像一刀一刀剜割在自己的身体上,这折磨恰到好处既能弄疼你又能督促 你修正自我。
 
  齐霁今天也在写信,两点多从床上爬起来就坐到书房书桌前去写。
 
  今天,他写到:尽可能少犯错误,这是人的准则;不犯错误,那是天使的梦 想。尘世上的一切都是免不了错误的。错误犹如一种地心吸力。——雨果他是多 么期盼胡蔚看到然后再给他一次机会啊。多么,多么。那么那么地。
 
  书到用时方恨少,齐霁缺什么也不缺知识,可与此同时,知识在经历面前又 是那么相形见绌。
 
  猛男摇晃着尾巴晃荡进了书房,凑到齐霁腿边蹭蹭,换来两把温柔的抚摸。 它的大眼睛最近时不时的看向齐霁,而后齐霁总能从里面看见一丝安慰。狗还会 讨好主人呢,可他齐霁竟然不会讨好胡蔚。仔细想来,在一起的那些日子,都是 胡蔚在讨好他,那么发自内心的,那么不计较得失的。
 
  我很想你。
 
  这是齐霁今天这封信的最后一句话。
 
  无聊的开了计算机,齐霁刚登录上MSN就收到杭航一句:「总舵主:呦, 上来了?」
 
  「奇迹:嗯,是。」
 
  「总舵主:还无精打采呐」
 
  「奇迹:没」
 
  「总舵主:你总这么憋着不怕把自己憋出什么毛病来?」
 
  「奇迹:不怕,我够有毛病了^_^ 」
 
  「总舵主:……」
 
  「奇迹:今天生意也不忙?」
 
  「总舵主:这些天你冷静思考了吗?」
 
  「奇迹:话说猛男又该过去洗澡了吧?」
 
  「总舵主:你存心打镲是吧?」
 
  「奇迹:我觉得猛男又跟团儿报纸似的了,也不知道他都往哪儿滚」
 
  「总舵主:我看你是想的差不多了」
 
  「奇迹:?」
 
  「总舵主:自己都不敢面对自己了╮(╯_╰)╭」
 
  「奇迹:你又跟什么孩子学了新表情符号?」
 
  「总舵主:= = 」
 
  「奇迹:哈哈,我还是喜欢你眯缝眼」
 
  「总舵主:知道如何打动一个人吗?」
 
  「奇迹:……请陈述」
 
  「总舵主:动之以情,晓之以理^_^ 」
 
  「奇迹:哦」
 
  「总舵主:理儿,你是不占了」
 
  「奇迹:你存心讽刺我?」
 
  「总舵主:但动之以情,还有戏。你怎么不听我把话说完!」
 
  「奇迹:……」
 
  「总舵主:明白我意思吧?」
 
  「奇迹:我干不出来你们家梁泽干的,他宇宙无敌」
 
  「总舵主:= = 你要跟他看齐,连太阳系都毁灭」
 
  「奇迹:哈哈哈哈哈」
 
  「总舵主:试着找找他吧,有什么气儿多大火儿这会儿也该过去了,但前提 是,你想跟人好好的再继续相处,别再跟那些你无力纠结的纠结,也愿意相信以 后你们能走下去。」
 
  「奇迹:……」
 
  「总舵主:你要是对你自己还有点儿信心,这些天也冷静想过,真的,不妨 试试看」
 
  「奇迹:想也白搭,我没信心」
 
  「总舵主:对你自己?」
 
  「奇迹:都是吧」
 
  「总舵主:大街上嗅蜜你咋有信心的?梦游干的?」
 
  「奇迹:什么啊!」
 
  「总舵主:这点我真挺佩服你的,换我我都不敢搭讪去,也不怕人臊性你」 
  「奇迹:他没臊性我!!」
 
  「总舵主:^_^ 那这回应该也不会」
 
  「奇迹:你怎么知道?」
 
  「总舵主:他这人软」
 
  「奇迹:何以见得?」
 
  「总舵主:能被你搭讪上,还不软啊?」
 
  「奇迹:杭航!」
 
  「总舵主:在」
 
  「奇迹:行吧,你们梁泽硬,没事儿一直的跟一弯的搭讪」
 
  「总舵主:你可以滚蛋出门了,我看你心脏挺孔武有力的」
 
  「奇迹:那是对你」
 
  「总舵主:五点多了,一般公司都快下班了吧?」
 
  「奇迹:……」
 
  杭航就像强心针,齐霁此时有这般感觉。虽说最近以来他不再护着他了,可, 他明白,他始终站在他的这一边。
 
  洗了个澡,齐霁跟衣柜里翻腾了好半天,这件衣服比比,那件衣服看看。紧 张,要去找胡蔚他紧张,要去胡蔚单位找他更紧张。那是一什么圈子啊?一般人 望尘莫及的圈子!是啊,一开始怎么敢跟这么『一朵花』搭讪?那天肯定吃什么 了= =
 
  周五这个下班高峰这个堵哇,齐霁从二环一直堵到三环,那车堵的,比他那 心还堵。
 
  齐霁从没去过胡蔚他们公司,就是听胡蔚简单说过地址。当然其实胡蔚有没 有对他说过地址并不重要,是个人都知道K。LO,百度不可能不知道。 
  好不容易爬出了三环主路,齐霁掉头上辅路。车开到胡蔚公司门口,齐霁心 里又打鼓了,不敢下车进去。犹豫半天,最终倒车开了出来。巷子口儿那儿等吧。 
  六点四十,公司肯定放工了。齐霁窝在车里,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巷子。 
  七点四十,胡蔚没出来。
 
  八点四十,胡蔚仍旧没出来。
 
  九点四十,齐霁一盒儿烟抽的就剩小半盒儿了,胡蔚还是没出来。
 
  十点四十……
 
  十一点四十……
 
  十二点四十……
 
  齐霁的一盒烟空了。他想,他是不是一下班就走了?(T。T)
 
  无力的靠在驾驶座上,齐霁很想抽自己一嘴巴——你怎么不早点儿来? 
  缓缓的倒出车,一辆出租车马上顶了齐霁原先的位置。齐霁本打算打道回府 了,可恰巧就这么一会儿工夫儿,一辆别克从巷子里驶了出来。齐霁望过去,驾 车的是个短发男人,隔壁是个长发男人。因为那车里开着车内灯,齐霁看得一清 二楚。
 
  短头发的是谁不知道,长头发的可不就是胡蔚嘛。
 
  齐霁是想也没想就跟上那辆车的。他不敢跟的太近,幸而有一辆出租一辆雅 阁夹了进来。
 
  齐霁的脑子现在一团乱:以为早已离开的胡蔚出现了,出现还不是一个人出 现。
 
  齐霁跟那车跟了很久,后来窥见那车停在了一家便利店门前。短发的男人下 车,与一个女的擦身而过进了便利店。那瞬间齐霁惊觉那男的够高的,就这一瞬 间他猜测那一位可能是温屿铭。齐霁从没见过温屿铭,就见过一张没脸的照片, 而他对他最直观的印象是——比胡蔚还高。
 
  不一会儿那男的就出来了,手里拎着两个袋子,胡蔚下车,跟男人说了些什 么,也进了便利店,隔了一会儿拎着个小袋子出来。
 
  齐霁离他们很远,生怕被发现,可是这会儿远了发现弊端了——看不清,听 不清。
 
  车子再次驶出去,齐霁继续跟进,一直跟到一座小区门口,看着那车消失在 夜色里。
 
  齐霁就一直停在大门的不远处,停到三点,仍旧不见胡蔚出来。
 
  他,住在他家吗?
 
  为什么要住在他家?
 
  那个他,到底是谁?太远,什么都看不真切。
 
  这座小区一共就三栋楼,此刻亮灯的窗口有几家,齐霁不知道胡蔚在哪一个 房间,更不知道他跟另一个男人在做些什么。
 
  疲倦渐渐的上来,齐霁觉得自己失去了最后一丝力气。
 
  三点半,齐霁倒车离开。
 
  一路上,脑子一团乱麻。齐霁不能确认那一个男人是不是温屿铭,可他倾向 于是,因为胡蔚在单位并没有亲近到可以借住的朋友,走的近的唯独是这个温屿 铭。后来放下车窗,让冷风直吹脸颊,齐霁回忆起了他跟胡蔚这么一段对话。 
  又要出门?
 
  嗯,去一趟办公室。
 
  图纸的事儿?
 
  对,挺着急的。
 
  多远啊,都这个时间了。
 
  是啊,要不我羡慕温屿铭呢,他就住东三环那儿,离公司特近。
 
  ……
 
  那,就是这个位置了吧?
 
  胡蔚与温屿铭……
 
  齐霁越想头越疼。
 
  他……他不是说他们没什么吗?
 
  是,是……分开之后跟他好上的吗?还是……之前就……
 
  仔细想想也知道吧,胡蔚怎么可能有机会落单?以他这个条件追求者趋之若 鹜吧?诶,你算什么啊你,青蛙往天鹅身上扑。啧啧,看看吧,那才是天鹅的世 界。虽然远什么都不大看的出来,可齐霁至少能看出来那俩站一起挺耀眼。 
  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杭航,我现在是什么都占不上了。
 
  胡蔚,他,不缺少有人给与他感情……
 
  我从不滥情。
 
  这是胡蔚留给齐霁的最后一句话。
 
  那,你现在在干什么?
 
  你对他,有感情吗?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